>

种子市集充满生机,富民种业有限公司为村民用

- 编辑:王中王救世网 -

种子市集充满生机,富民种业有限公司为村民用

农业通 农业资讯 随着新品种登堂入室,品种审定制度再一次进入人们视野。长期以来,坚持审定制度与实行品种登记制度的争论一直存在。农业部种子管理局有关领导曾多次表达过坚持实行品种审定制度的观点,他们认为,为什么要搞审定制度,那是因为粮棉油不能失控,什么样的品种可以进入市场,品种的等级都应由国家说了算,如果由企业说了算,以目前企业的诚信度和农民的辨别度还达不到,农民希望的是政府告诉他哪些品种好,哪些品种不好。

又一批新品种通过审定了,又一批老旧品种退出了,如同人体的新陈代谢,由于不断有新品种进入,老旧品种被淘汰,种子市场充满生机。 随着新品种登堂入室,品种审定制度再一次进入人们视野。长期以来,坚持审定制度与实行品种登记制度的争论一直存在。农业部种子管理局有关领导曾多次表达过坚持实行品种审定制度的观点,他们认为,为什么要搞审定制度,那是因为粮棉油不能失控,什么样的品种可以进入市场,品种的等级都应由国家说了算,如果由企业说了算,以目前企业的诚信度和农民的辨别度还达不到,农民希望的是政府告诉他哪些品种好,哪些品种不好。 其实这样的主张并不只是“官家”有,民间也有。在采访中,很多农民都表示市场上品种太多,他们难以取舍,如果有国家替他们把关,他们就省心多了。江苏东海县桃林镇关汪村的小麦种植大户彭支松就是这种观点的代表,他对记者说,他觉得品种审定制度很有必要:“国家审定了的肯定是合格的、有质量保证的。”彭支松种了一千四百多亩地,他选的种子是“济麦22”和“烟农19”,之所以选这两个品种,彭支松说这是“通过审定的正规店里的正规货,种了有保障,心里踏实。” 农民这种朴素的想法经销商也有,吉林省富民种业有限公司经理张富民非常兴奋地向记者报喜,他培育的“富民58”刚通过省审,这下,大旱之年不空杆的“富民58”有了合法身份证,连同他公司另一售卖品种“良玉99”销路都很好。张富民说,如果没有审定,那市场就从根本上失去了监管,这样对企业也不好。他表示自己店里卖的都是经过审定的合法种子,“现在违法的成本高代价大,周围原来有卖未审种子的现在也不卖了。农民选正规种子的比例也越来越大了。” 未来一段时间内至少是现阶段,品种审定制度还无可替代,尽快使其完善,让农民选择新品种更安全、便利尤为紧要。种子协会秘书长李立秋说,把审定的目的定位在用种安全上,改革管理办法和标准,减少审定作物类型是应该坚持的,这些在种子法修订草案中都有提及。对相邻的生态区域或不相邻但生态相似的区域引种应简化手续,宽路放行,这方面京津冀三省市联合,一处审定三地共享是一种很好的做法。 除了地域方面的问题,品种审定时间过长也是人们对这一制度不满意的地方。着名育种家李登海就深有感触:去年修改后的审定办法规定,品种审定程序为第一年预试,2~3年区试,第四年生产试验,第五年下半年才能批准,过了生产期只能第六年生产,第七年才能种植。这与国家要求我们多出成果、快出成果显然不符。张富民觉得审定制度应该更合理化,最重要的就是缩短年限,否则虽然通过审定但是品种已经落后。所幸这次人大议案建议取消预试直接区试,区试表现好还能增加设点,如此将可以加快审定效率。 对于品种退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不仅必要而且应加大力度。品种适时退出对净化种子市场,保证农民安全用种都大有益处。目前农业部和各省都加大了品种退出力度。在清退有缺陷品种方面,江苏、湖南等省都有较大动作,去年湖南对西瓜、辣椒品种进行大田普查,及时退出西瓜品种6个,辣椒品种11个。江苏今年提高主推品种覆盖率,对“太湖糯”等122个主要农作物品种实施退出,其中21个在生产上尚有少量面积的品种将于2017年退出市场。 新品种不断出现,让农民选种余地更大,老旧品种退出,让农民选种更安全有效,在双保险的保护下,农民的生产安全,切身利益更有保障,还是那句话,农民用种安全了,粮食安全生产就有保障了,社会的基石就稳固了。

其实这样的主张并不只是“官家”有,民间也有。在采访中,很多农民都表示市场上品种太多,他们难以取舍,如果有国家替他们把关,他们就省心多了。江苏东海县桃林镇关汪村的小麦种植大户彭支松就是这种观点的代表,他对记者说,他觉得品种审定制度很有必要:“国家审定了的肯定是合格的、有质量保证的。”彭支松种了一千四百多亩地,他选的种子是“济麦22”和“烟农19”,之所以选这两个品种,彭支松说这是“通过审定的正规店里的正规货,种了有保障,心里踏实。”

农民这种朴素的想法经销商也有,吉林省富民种业有限公司经理张富民非常兴奋地向记者报喜,他培育的“富民58”刚通过省审,这下,大旱之年不空杆的“富民58”有了合法身份证,连同他公司另一售卖品种“良玉99”销路都很好。张富民说,如果没有审定,那市场就从根本上失去了监管,这样对企业也不好。他表示自己店里卖的都是经过审定的合法种子,“现在违法的成本高代价大,周围原来有卖未审种子的现在也不卖了。农民选正规种子的比例也越来越大了。”

未来一段时间内至少是现阶段,品种审定制度还无可替代,尽快使其完善,让农民选择新品种更安全、便利尤为紧要。种子协会秘书长李立秋说,把审定的目的定位在用种安全上,改革管理办法和标准,减少审定作物类型是应该坚持的,这些在种子法修订草案中都有提及。对相邻的生态区域或不相邻但生态相似的区域引种应简化手续,宽路放行,这方面京津冀三省市联合,一处审定三地共享是一种很好的做法。

除了地域方面的问题,品种审定时间过长也是人们对这一制度不满意的地方。着名育种家李登海就深有感触:去年修改后的审定办法规定,品种审定程序为第一年预试,2~3年区试,第四年生产试验,第五年下半年才能批准,过了生产期只能第六年生产,第七年才能种植。这与国家要求我们多出成果、快出成果显然不符。张富民觉得审定制度应该更合理化,最重要的就是缩短年限,否则虽然通过审定但是品种已经落后。所幸这次人大议案建议取消预试直接区试,区试表现好还能增加设点,如此将可以加快审定效率。

对于品种退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不仅必要而且应加大力度。品种适时退出对净化种子市场,保证农民安全用种都大有益处。目前农业部和各省都加大了品种退出力度。在清退有缺陷品种方面,江苏、湖南等省都有较大动作,去年湖南对西瓜、辣椒品种进行大田普查,及时退出西瓜品种6个,辣椒品种11个。江苏今年提高主推品种覆盖率,对“太湖糯”等122个主要农作物品种实施退出,其中21个在生产上尚有少量面积的品种将于2017年退出市场。

本文由致富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种子市集充满生机,富民种业有限公司为村民用